山河

什么时候可以把立的flag弄完

走马——祭奠我们涉足过的江湖

一:墨白

       墨白涉足这个江湖很久了,至少比他后来认识的所有人都久。他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子,却比太多人都熟悉这个江湖的生存法则,借刀杀人、劫贫济富、吟风弄月,一个都少不了他,他可以从容的在每一次祸患中全身而退,直到那一天,他遇到了无定。

       无定是墨白的劫。至少明眼人都是这样认为的。那一天墨白在中原的山上采集各类灵药,却因宿醉的后遗症不慎跌落山头,于是,他遇到了无定,一个初出师门却还长他两岁的云梦弟子。

       说来也怪,无定虽初出师门,却对这江湖事宜都通晓一二,不论墨白问她什么,她都能答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墨白对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姐姐充满了好感,从此,无定身后总会时不时冒出来一个小跟班,他还不是悄悄跟着,而是光明正大,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无定听着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只好摇摇头,继续赶她的路,直到有一天,他们遇到了司徒。

       如果说墨白遇到无定是他的意外,那么司徒遇到墨白就真的是司徒的意外了,至少司徒是这样想的。那一天恰逢花朝节,金陵城内熙熙攘攘,中原相比之下就显得格外冷清。无定一向是不喜欢凑这种热闹的,她早早备好干粮在中原驻下,这一驻就是半月,这半月里,她偶到了一位道长,名为司徒,两人策马游山,一见如故,却不曾想过,这是他们最后的安宁时光。

       眼看着约定的日期已过,墨白却并没有配着姑娘们赠与他的香囊出现在眼前,无定继续在中原候了两天,终是按捺不住,动身去了金陵城,司徒道自己身上无事,便一同前往。

       无定在金陵城内未寻到墨白,却探得了一个消息,传言一登徒子在花朝节上得罪了某方势力的大小姐,现在正被整个势力通缉,无定略一思索,动身去寻了九尾,九尾为一方势力的云中君,在江湖广有人脉,早年行走江湖时曾承恩于无定师姐,无定在下山前被师姐嘱托,如遇江湖事宜,自去寻九尾先生。

       无定在严州城的茶馆里约见了九尾,九尾带给了无定一个坏消息,那传言中招惹了一方势力的登徒子,确是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