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

在饿死的边缘反复横跳,太太们快产粮吧quq

评论/私信

点梗

王者向

亮统/亮元/bala

长期有效

——————————

莫得感情不知道能写什么

不想起床产物,没有逻辑没有韵脚🌚

凤鸣九霄远

雏鸾伴雀飞      

不欲赋枯梅

觅得梧桐归

卧骨长嗟叹

龙吟万魂悲

何以从狼狈

为汝择式微

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姓名】:陈夏

【性别】:男

【职业】:学生

【世界观背景】:现代

【简单外貌描述】:是扔在人堆里也可以一眼挑出的样貌

【特殊能力】:轮回

【简单的角色故事】:

陈夏死了,死在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

他从中心图书馆的十九楼一跃而下,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爬上那个常年封锁的十九楼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自杀。

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陈夏知道,他又失败了,他又躺回了那个阴暗湿热的筒子楼。

这座城市的夏天,一直是边缘人口的噩梦:融化的柏油路,发霉的早点,浩浩荡荡的蚊蚁,数不清的暴毙而亡。

陈夏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高高瘦瘦,唇色却是犹如鬼魅的苍白。

“帮我个忙,把这十块钱交给老师,不要告诉爸爸。”年轻人递给他一张纸钞。

“为什么?”黝黑的少年不解的抬头。

“叔叔在路上捡到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拾金不昧才是好孩子。”

“为什么不能交给爸爸?”

“……”年轻人嘴角挂着的微笑终于暗淡,他转身离去。

那天晚上,陈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在嘈杂的人群中高呼着他的名字,声音很熟悉,但他一直想不起来那是谁。

待他转身回望,只看到了瞳孔前方不断放大的尖刀。

十四岁,陈夏被人围堵在巷子口,再走过一道门就到他家了,父亲应该在等他回家吃饭。

三五人围着他拳打脚踢,逼迫他发出各种惊声尖叫,陈夏哭喊着求饶。

这场单方面的虐打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邻居街坊门窗紧闭,陈夏吊着一口气,爬到了自家门前,摸索着掏出钥匙之后,便昏死过去。

他是被夜风吹醒的。等他挣扎着跌进屋内时,只听见了父亲瘫软在沙发上发出的惬意的鼾声——酒瓶倒了一地。

他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打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自己挨打的时候是不是早已昏睡过去。

“如果那个时候已经喝醉了,那也怪不得他。”陈夏想着。

十七岁,陈夏考上了心怡的大学,并在班主任的帮助下申请到了助学贷款,一切似乎在慢慢变好。

十八岁半,在中心图书馆十九楼,陈夏被心怡的男孩子告白了。

暑假,男朋友执意要与陈夏一起回家,陈夏拗不过,好巧不巧,三人在巷子口相遇,父亲拎着新买的酒回家,撞上了正在接吻的两人。

一个酒瓶砸下去,劣质酒液随着玻璃碎片四溅飞射,爱人的闷哼卡在了嗓子眼,然后随着瘫软的躯体一同滑入泥泞中。

陈夏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无论是从脖颈处喷涌而出的生命之血,还是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上的黏糊糊的脑浆。

他只知道,他们三个,都死了。

陈夏回到了他的童年,用着他十八岁半的躯体。

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十四岁,到大学十七岁,陈夏用九年时间都没能教会之前的自己,只是在几次亦假亦真的灵异事件后,学校封锁了中心图书馆十九楼。

最后,在他十八岁生日的那个夜晚,他把自己推下了天台。

ps:看第三张!第三张啊!
       不用助攻!看第三张!

前两张是本体

地点有改动

通宵改论文使人失智

失智产物

是的还有暗

黑化亮亮

还没码

12.11更新:

坑底等粮,试图爬墙

算了自己产吧

不行我写的好辣鸡啊

还是慢慢捣鼓吧

这是我每天上lof的日常

————————————————————

杂食,年更,亮吹

三分钟热度,佛系写手

半夜戏多类型,不会开车

会认真看评论

喜欢听故事,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树洞

想法很多,成型很少

不是很清楚自己写过什么

如果有想看的,可以点

喜欢聊天和喜欢独处不冲突

拒ky拉踩,不bb直接拉黑

背景来自 @亚南

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是一种幸运

不做无谓的期待

关于稷下f4的一些想法


大晚上戏多类型。

改论文改麻木了写点东西换个脑。

没对照背景完全按照记忆码的,如果与官设有冲突请指出。

个人向,排名不分先后。

司马懿:

从小被杀父仇人收养,不让读书不让写字,活下来的作用是成为仇人儿子的玩伴,尽管看起来曹家把他养的不错。

在这样的条件下,司马懿没有成长成一个心理变态,我能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被灭族的时候太小了,对家族没什么概念,再加上曹操不让他学习,司马懿可以接触到的知识非常有限,限制了他在这方面的思想建设,简称“不管是谁,有奶就是娘”。二是司马懿的内心非常强大,强大到他可以在这种环境中几乎不受到风言风语的影响,不会白天陪玩半夜扎小人,当然也可能是半夜在偷偷学习,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司马懿在去稷下之前这段时间是没有长歪的,顶多有点自闭,自我封闭。

非变态心理终结在他得知诸葛亮是他间接杀父仇人的时候。司马懿这么多年辛辛苦苦野蛮生长熬到了在稷下遇到诸葛亮,本以为是好朋友一生一起走,结果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结合后期背景可以看到,司马懿最后是有蓄意报复曹操的,这种思想是幼年早已形成,还是稷下期间逐步建立,还是解析天书碎片后把原来针对诸葛亮和曹家两边的复仇计划全部转移到曹家这边我们不得而知,其实与其说他报复曹家,不如说他是在报复造成自己悲剧命运的所有因素,除了诸葛亮。

司马懿是真的惨,诸葛亮是他的白月光和朱砂痣,结果命运的当头一棒把他打上了毁灭文明的路,司马懿在赤壁之战后去了哪儿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和诸葛亮彼此会成为宿命的对手,他们都不忍彼此伤害,但是道路相悖,他们终会兵戎相接,他们宽容善良,却必须做出选择。

司马懿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是他拥有的东西,最后都会以撕裂的方式被剥离。命运嘲讽,他留给诸葛亮的最后一份温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消磨殆尽。

诸葛亮:

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注意,诸葛亮这个名字其实是贤者给起的,我们可以说诸葛亮是稷下之子,这代表着,诸葛亮的背景里,没有家族,没有双亲,没有来到稷下之前的所有记忆,他甚至不能拥有原本属于自己的名字。

诸葛亮幼年是被曹操利用,曹操从哪儿弄来了诸葛亮,怎么弄来的,弄来之后都让诸葛亮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贤者之前没有人阻止曹操,诸葛亮还预言了什么?

诸葛亮的背景,细思极恐。

抛开曹操那边,他本人的能力也强到让人发指,高不可攀。

天才都是孤独的,在司马懿来稷下之前,诸葛亮是怎么过的?

从他提点元歌那一段我们可以看到,诸葛亮是一个善良且有正气的人设,拿贬词讲就是一朵白莲花,还是一朵贼牛逼的白莲花,不得不说贤者的教育是真的好,天才在孤独久了之后性格会发生变化,更何况诸葛亮没有幼时的记忆没有任何可以寻到的亲人,我不相信诸葛亮没有问过贤者他的父母在哪里,诸葛亮不仅是人际上的孤独,他不仅没有血缘上的任何羁绊,没有朋友,他也没有他自己。

诸葛亮没有他自己,但是他就这样,像一个懵懵懂懂的婴儿,在贤者的教育下,长大了,而且长的很好。

诸葛亮的清冷是来自后天,他骨子里的温柔,在司马懿元歌的背景故事里都有体现,最后他研究天书碎片,我大胆猜想有一部分因素是他想弄明白自己来自何处,但是在司马懿的背景中可以看出来,诸葛亮没有找到,但是司马懿找到了。

这一点我猜,要不然是他们不能透过天书参透与自己关系很紧密的事情,要不然就是天书故意对诸葛亮隐瞒。

所以我觉得诸葛亮是王者背景里最大的bug。

诸葛亮离开稷下后大概经历了两个低谷,第一个是蔡邕的死亡司马懿的背叛和天书碎片的遗失,时间点太过巧合,很难说司马懿没有和曹操勾结,第二次是司马懿在赤壁之战中道出了诸葛亮的部分身世。

为什么我觉得司马懿的话导致了诸葛亮的第二次低谷?

试想,一个困扰你很多年的问题被一个背叛了你的故友道出,你恍然大悟,原来故友的背叛,故友的悲惨身世与童年,另外一位挚友的死亡,其实可以说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而且很有可能,你的这个能力已经害死了你的父母。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想?

原来所有的罪恶,都有你的推波助澜,而这么多年,你对此一无所知。

在司马懿的背景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人基本上是日夜为伴,如果两人真有点什么那就是分分钟可以结婚的感情,在司马懿背叛后,诸葛亮肯定百思不得其解,就像考虑女朋友为什么生气那样考虑了很多种可能,结果多年后被一语道破“是你让我灭族的”,这样的冲击,几个人受得了?

诸葛亮温柔善良强大,但是他改变不了已成定性的事实。

有人开玩笑说天书是诸葛亮的正宫,但是在这个背景里,天书就是诸葛亮的劫,逃不掉躲不开,这就是命运,有人说历史里的诸葛亮是逆天改命的存在,不知道在这个设定里,他会不会成功。

元歌:

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害怕到失语,那无非两种,一种是目睹了挚亲的死亡,另一种是目睹了人间地狱,极其惨烈的死法或者死状或者虐待或者屠杀,虽然这两种从本质上来是一样的。

而且他在目睹了这些之后还活了下来,这就有点东西了。

同时,元歌在目睹了这些之后,被送到了稷下,照理说稷下是学院不是孤儿院不是流民收容所,元歌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被什么人送到这里?

元歌是在诸葛亮的提点下,一步步走向自我强大的,想当初,他还是一个话都说不出来的小孩,但最后却周旋于曹营还能全身而退,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大能,曹操这样的角色都能被骗到。

元歌很优秀,而且是自学成才类型,他是一块璞玉,在诸葛亮的不经意敲打下一步步自我完善,最后臻于完美,诸葛亮是他的大恩人,但是他于诸葛亮可能只是一个小师弟,典型的单相思,而且是不求回报的那种。

元歌在曹营都是傀儡现身,而且在稷下的时候也日常待在自己研究室捣鼓傀儡,毕业后就离开了学院,与诸葛亮其实没有太多的接触,与司马懿就更不可能有太大交集,所以待在曹营的时候,可能他知道司马懿,但是司马懿不清楚他,其实清楚也没什么,司马懿只想完成自己的计划,其他的只要没有影响,一概漠视。

元歌设定相较与庞统,就是少了一些对诸葛亮的语音,但是其实无论删不删我们都可以看出,诸葛亮是元歌的救赎,是元歌一生的追随。

元歌自稷下毕业之后的经历应该是四个人里面最好的,顺风顺水,遂心遂意,王者峡谷没有落凤坡,卧龙凤雏不用夭折一人。

周瑜:

这四个人里面,毕业之后唯一没有着手研究天书的,应该只有周瑜,他毕业之后就和孙策一起征战江东,振兴家族,推翻黑恶,这也是他去稷下的目的。

他和其他三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有先天就需要背负的责任,家族挚友是他的羁绊,容不得他野蛮生长随心所欲,容不得他走上研究天书的路。

落寞的贵族子弟,家族没落被人欺压,在学院也永远都有诸葛亮这座大山,虽然我很想吐槽官设里面周瑜气诸葛亮让自己成为千年老二,但是其实也没什么影响,赤壁之战周瑜修书诸葛亮达成吴蜀联盟,周瑜就算被官设表现出心胸狭窄的样子,也妨碍不到他对事务的决断,就算他嫉妒诸葛亮也只是始终被压一头的心理落差。官设周瑜真的很奇怪,还提到了与小乔相恋后滋生的独占欲,现在我们抛开上面的吐槽,我在这大胆猜想,周瑜可能会黑化,暗地与黑恶势力达成py交易,当然只是猜想。

周瑜应该是四个人里面人物形象最片面化的一个了,当然和这个英雄出的早有关,千年老二,嫉妒之心,对小乔的独占欲,再就是和孙策孙尚香的青梅竹马之情,优秀的统领能力,弱于诸葛亮的谋略,其他的我没怎么看出来,当然也和我很久没看周瑜相关的背景有关。

感觉就像《三国演义》里面描述的周瑜一样,话本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这不是我心目中的周瑜。

关于诸葛亮的40件不为人知的事

亮懿亮瑜友情向,亮统cp向

本来是50件,但是凑不到,就干脆40件了




1.诸葛亮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他喜欢的人也是。

2.诸葛亮在稷下样样居冠,因为司马懿根本不参加考试。

3.诸葛亮曾经很羡慕周瑜,周瑜有他的家族,有他的亲人,诸葛亮没有。

4.诸葛亮经常提点元歌,对外宣称是受夫子所托。

5.司马懿在结识诸葛亮的时候就知道他心有所属,但由于元歌深居简出,他跟踪了诸葛亮大半个月才知道到底是谁。

6.司马懿觉得元歌和诸葛亮很配,各种方面。

7.周瑜和诸葛亮的关系其实没有传言中那么亲密或者疏远,他们互相敬佩,鲜少来往,只是因为成绩相仿而经常交手。

8.周瑜和诸葛亮不一样,他求学的目的是为了担起整个家族。

9.周瑜知道那些“千年老二”的说法,他一开始会介怀,后来学会了不在意。

10.周瑜在离开稷下时留给了诸葛亮一封书信。

11.元歌在离开稷下时只拜别了夫子和诸葛亮两人。

12.诸葛亮对外宣称照顾元歌是受夫子所托,元歌深信不疑。

13.元歌很羡慕司马懿和诸葛亮的亲密关系,但从未想过取而代之。

14.元歌在拜别诸葛亮的时候,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师兄精神状况似乎不太好,他觉得诸葛亮是因为研究太辛苦了,所以在辞行的时候嘱咐他师兄要注意休息。

15.夫子在元歌离开的时候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16.元歌离开稷下的当晚,司马懿陪着诸葛亮喝了一晚上的酒。

17.诸葛亮酒品很好,喝醉了只是死盯着自己的机关扇。

18.诸葛亮在元歌制作傀儡的过程来了很多次,有一次夫子紧急传信,他把机关扇落在了元歌那里,过了几天,诸葛亮收到了一把新的。

19.元歌骗过一次诸葛亮,那把机关扇其实是被他私藏了,不是被他弄坏了。

20.诸葛亮觉得新扇子很好看,但是旁人看不出来,除了司马懿。

21.司马懿觉得诸葛亮有几天很显摆他的扇子,旁敲侧击问几天才知道那是元歌送给他的新扇子,然后背地里笑了诸葛亮很久。

22.司马懿觉得诸葛亮在感情方面很怂,诸葛亮觉得只是两人三观不同。

23.诸葛亮没有想过留下元歌,元歌有自己想要追寻的东西,他不能阻止。

24.诸葛亮不知道,在遇见诸葛亮之后,元歌想要追寻的,只有诸葛亮而已。

25.元歌喜欢诸葛亮,但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

26.元歌外出游历只想让自己更加强大,如果有朝一日可以帮到师兄就好了。

27.诸葛亮在人生的最低谷里,经历了挚友的背叛,挚交的死亡,挚爱的不知所终。

28.定居蜀地的时候,他通过对天书残片的研究,预见了即将爆发的战争,与坠入深海的故人。

29.开战前夕,诸葛亮通过周瑜拜访了江东巫女大乔。

30.元歌落水是吴蜀联军开启东风祭坛的终极信号。

31.元歌被安置在蜀军的营地,他苏醒的时候,诸葛亮正与司马懿周旋。

32.诸葛亮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司马懿痛下杀手,这次是,以后也一样。

33.诸葛亮研究天书碎片还有一个目的,他想找回自己来到稷下学院之前的记忆。

34.诸葛亮很善良,善良会误事。

35.诸葛亮对大乔有同情,有感激,也有愧意。

36.大乔在赤壁之战后归隐,诸葛亮去拜见了很多次,无果。

37.元歌在等待诸葛亮的时间里,拜见了刘备,并被纳入麾下。

38.诸葛亮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元歌了,他觉得元歌还是那么好看,自己却老了很多。

39.在见到元歌的那一瞬间,诸葛亮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40.诸葛亮对元歌是一见钟情。

〔竹马〕2

庞统给诸葛亮发了一个戳一戳,诸葛亮还在实验室,手机就摆在实验台上,隔壁操作台上捣鼓显微镜的司马懿瞥了一眼变亮的手机屏幕,嘲到:“村夫,你家小童养媳找你呢。”

诸葛亮闻言放下手中的报告,他取下口罩放进实验服的衣袋里,对司马懿嘱咐了一句“温箱里的十分钟之后取出来”,然后匆匆离去。

司马懿盯着显微镜下扭动的虫体,在内心默默骂了一句妈的死给。

十一月初,刚立冬,天气转凉,诸葛亮刚出实验楼就看到庞统裹着单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庞统也看到诸葛亮了,他眼神一亮就扑了过来:“阿亮!”

诸葛亮接过庞统,把他揽入怀里,庞统比诸葛亮矮上将近一个头,诸葛亮把他揽的严严实实,下巴轻轻抵在庞统的发顶。

怀里人的体温渐渐回暖,身体也终于不再发抖,诸葛亮移开了下巴,他微微侧头,对一头埋在他怀里的庞统道:“怎么穿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办?”

庞统在诸葛亮怀里抖了一下,然后瓮里瓮气的回他:“不冷,我出门急了,忘了。”说完之后又继续往诸葛亮怀里蹭了蹭,“阿亮,你吃饭了吗?”诸葛亮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无奈的揉了揉庞统的脑袋:“我先回宿舍换衣服,然后一起去吃午饭,好吗?”

庞统仰起头来看诸葛亮,他在诸葛亮怀里埋了太久,脸颊鼻尖都红扑扑的,衬上那银白色的长卷发甚是可爱,而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庞统还在傻兮兮的笑着,他跟随导师去南方出差半个多月,走的时候太匆忙,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诸葛亮道别,今天上午刚回学校就直奔诸葛亮实验楼,当然也没有注意到这半个月来北方降下来的温度。

诸葛亮忍不住在大庭广众下亲了庞统一口,庞统觉得全身都燥热起来,尽管实验楼地处偏僻,但是经常有诸葛亮的同学和老师出入,好巧不巧,在庞统愣神的功夫,旁边又驶过一辆校车。

“哥!”庞统一头撞向诸葛亮,被诸葛亮抱了个满怀,顺便挡住了身后的视线,诸葛亮嘴角噙笑:“下次还记不记得加衣服了?”不用说,明天的论坛八卦头条绝对又是“诸葛师兄又在秀恩爱了”。

〔竹马〕 1

“阿亮阿亮,你准备报什么专业啊?”

庞统撂下写着数学假期作业的粉蓝色手工笔,双手托腮,扭身凑到诸葛亮跟前,试图让诸葛亮从书本中分散出一些视线。

显然,他失败了。

诸葛亮目不转睛:“物理,数学,或者生物。”

“欸——”庞统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我听说学物理和数学的都容易秃头欸。”

诸葛亮笔尖顿了一下,然后听着庞统在一边絮絮叨叨:“我听姑妈说去英国留学的男生也容易秃头,好像是因为那里的水质很硬,不过阿亮的发质这么好应该不会吧,而且叔叔也没见有什么秃顶的预兆……”

诸葛亮哭笑不得,他拿笔端轻轻敲了敲庞统的额头,“你还不写作业,明天就开学了。”庞统默默缩回去,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秃顶了也好看,诸葛亮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高考结束后,周老二一个电话打过来:“诸葛村夫,你报的数学还是物理?”“生物。”

周瑜觉得他的通讯设备出了点问题。